这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

而世界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郁氏传媒集团要退出这次FIS年度评选,以及之前放弃和黑泽以及全球动漫嘉年华展合作都是总裁郁邵霆的决定的时候,郁氏传媒集团一下是闹翻了。

曾经,郁氏传媒集团的员工对处事决断睿智的郁邵霆,都是像神一般膜拜,可现在,众人纷纷质疑起了郁邵霆。

“郁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要是封关锁国了吗!和谁都不合作了吗!就算是再优秀的公司,也不可能不和别人合作啊,这样下去,郁氏传媒集团真要输给纪氏娱乐集团了!”

“原来总裁做的每个决定都特别的睿智,可现在,我怎么觉得总裁是昏招频出!”

“难不成总裁是在准备什么大招不成?我觉得,我们总裁不像做这样糊涂事的人!”

“能什么大招?现在外界都在纷纷猜测,纪氏娱乐是不是已经压过了郁氏传媒集团了!纪氏娱乐的股价现在是大涨啊,反观我们郁氏传媒集团,已经首次股价连跌了!”

不仅郁氏传媒集团的员工在质疑郁邵霆,同样股东也在质疑郁邵霆。

但因为郁邵霆在郁氏传媒集团占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股份,而且绝对的领导位置,所以股东们只是在私下质疑,也没有人敢当着郁邵霆的面说什么。

但已经有不少股东找到助理了。

“总裁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作为助理?难道什么都不知情?”

“下次如果总裁在做出错误的决定,你必须劝劝总裁了,再这么搞下去,不得了!”

“是啊,我们现在可以忍着,但是忍一时可以,总这么下去,那是忍不了的,郁氏传媒集团这么好的牌,总裁是要给打烂吗!”

助理成为众股东的出气筒,他心里实在憋屈得很。

总裁最近怎么了?

他也不知道啊!

反正就是总裁和方采薇离婚后,总裁就变得怪怪得了!

而且现在所做的决定,助理看出来了,还都是给方采薇铺路!

可方采薇是纪氏娱乐的人啊!

给方采薇铺路,那不就是给纪氏娱乐集团铺路吗!

助理这些话既不敢和郁邵霆说,也不敢和股东们说。

郁邵霆实在太强势了,他身边的人,从来只有听从的份,没有质疑的份。

助理自然也不敢反驳郁邵霆或者在郁邵霆面前说什么!

而这些话,也不能在股东面前说。

要是股东们知道了,非得闹翻不可,到时候甚至还会指责郁邵霆为了女人弃公司不顾,非得弄得鸡飞狗跳不可!

所以助理只能小心翼翼陪着笑脸,和一众股东们说着好话。

……

郁氏传媒集团的内部风波,在纪子明的算计之中。

他猜到,黑森,全球动漫嘉年华展,FIS,郁邵霆先后错失,不仅会引起外界的争议,也会引起内部的纷争。

甚至,公司不少艺人会寒了心。

毕竟,本来是他们的资源,他们的奖项,结果现在统统拱手让人。

艺人最在乎得是什么?

就是自己的前程,就是自己能否大红。

而现在的,郁邵霆就是断了他们的前程了!

他们不满,理所当然。

所以,纪子明让将纪飞做了一件事情。

暗中接触郁氏传媒集团的人,特别是本应该和全球动漫嘉年华展合作以及本要夺得FIS最佳年度人物的两位艺人。

这两位艺人都是在娱乐圈极具分量的顶级流量。

若他们愿意来到纪氏娱乐集团,那绝对是让纪氏娱乐集团如虎添翼!

当然,更重要得是,若他们来了纪氏娱乐集团,会更加引发郁氏传媒集团内部的动乱以及外界的猜测。

众人会猜测,郁氏传媒集团的顶尖艺人都来到了纪氏娱乐集团,那代表什么?

是否,郁氏传媒集团真得是东山日下了!

……

第二日,纪飞就告诉了纪子明结果。

两个艺人都说,需要考虑。

纪飞说道:“我明显感觉到,在我说了,纪氏娱乐愿意为他们支付违约金的时候,他们动了心。”

纪子明笑了笑。

六码怎么倍投稳赚不赔 他的眼中是掌握一切的自信:“动心是必然的,这次他们是被寒了心,觉得郁邵霆对他们根本不重视,但犹豫也是必然的,毕竟现在郁氏传媒集团还是龙头公司,而且郁邵霆地位斐然,他们还是怕开罪郁邵霆。”

“那么纪少,他们会不会过来?”纪飞猜不透了。

纪子明眼眸幽深:“在犹疑的时候,每件事情都会被扩大,所以这个时候如果发生一件事情,哪怕很小的一件事情,都会让他们真正下定决心。”

……

郁氏传媒集团最近股价连接下跌引起了郁少谦的注意。

他自然去查原因,当得知原因的时候,他心中“咯噔”了一下。

就在这时,轻柔的敲门声响了起来。

“进来。”郁少谦沉声说道。

门开了,一张清丽的面容出现在了郁少谦面前。

郁少谦一愣。

随即他立即站起来:“雅静,你怎么来了?”

慕雅静手中提着一个保温饭盒。

她笑着说道:“你最近工作实在太忙了,中午和晚上都不到家中吃,我这不是怕公司的饭菜不合你胃口吗?正好两个小家伙睡着了,我就赶紧给你送来了。”

郁少谦听了,心里是又欢愉又心疼。

欢愉得是,慕雅静生了孩子后,原来并没有将全部心思都放在两个孩子身上,她,还是记挂着自己的。

而心疼得是,慕雅静又是为他做饭,又是送过来,他觉得,让慕雅静辛苦了。

这边慕雅静将饭盒放到宽大的办公桌上,她声音温柔:“趁热吃吧。”

郁少谦情不自禁低头在慕雅静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夫人,辛苦你了。”

慕雅静脸上不由闪过了一抹红晕。

她失笑。

真是的,现在和郁少谦都应该是老夫老妻了,怎么男人吻一下自己额头,还会忍不住脸红呢?

这还真弄得像刚刚恋爱的男女了一般。

“雅静,你脸红了。”郁少谦忽然道。

他,也注意到了慕雅静脸上的晕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