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逼六码怎么倍投稳赚不赔 > 美食契约系统 > 第四十三章、捺山之行(十四)
????“还是你家公子识得大体,给我开间上房来。”慕容亮既出来打了圆场,兰采薇也便就着台阶下了,她从小包中摸出几两碎银来放到柜台上,对着何首义道。

????“蓝姑娘,何须如此破费?今日那鹰定有蹊跷,我怕那伙人阴魂不散又卷土重来,不若兰姑娘今晚便住到在下的房中,在下就守在桌旁,若是有人来袭,在下定保姑娘安然无恙。”慕容亮压低了声音,但惧怕何首义听到,仍是不肯称她为姐。

????“慕容公子,我知你是好意,也相信你绝非那般的无耻小人,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终究是容易叫人说闲话,还是分住两间地好。”兰采薇咬着慕容亮的耳朵道,她虽与身为苗女的母亲一般有着颗热情奔放的心,可这礼义廉耻也是看得极重的。

????“也是。”

????“上房没有,柴房倒是有一间。”那何首义撇了撇嘴道,他着实与这兰采薇不大对头。

????“什么?”兰采薇拍桌厉喝道:“你这店里冷冷清清,分明就没几个人住着,你却说没房可住叫我去住柴房,莫不是诓我?”

????“就这一间,你要住便住,不住的话去睡马棚也可,不要你店钱。”

????“你”被何首义这样一呛,兰采薇便又要发作,慕容亮见势不对忙拦在了她与何首义之间。

????“店家,这开门做生意讲究的是个‘诚’字,现下分明有房空着你为何却不肯给这姑娘住?”

????“哼,既然这位公子给你求情了那我便给公子个面子吧,你自个上去挑一间吧,都一个价钱。”何首义瞧得慕容亮的眼神,那分明是在说“信不信我回去将此事道与表姑姑听”,无论慕容亮先前如何说他都比较是主子,这哪有下人与主子对着干的道理?

????“你说什么?什么叫看他的面子?”

????“蓝姑娘,算了,算了,我先带你上去选房吧,我隔壁那间房还空着哩。”慕容亮忙将兰采薇给拉走了,这二人真是属相相克,八字相冲啊,一见起面来便掐个没完没了的。

????总算是将兰采薇给安顿了下来,慕容亮回到自个的房间将身上脏兮兮的圆领袍给脱下,又将那遭血给染湿了大半件上衣的中衣给换下,还未想好接下来还穿甚外衣便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来。

????“门外何人?”

????“是我。”响起的却是兰采薇的声音。

????这才刚刚住进便有找了过来,莫不是有什么急事?慕容亮不敢怠慢,立马将门打了开来。

????却见兰采薇婷婷站于门外,指尖把玩着秀发的稍儿,看起来颇有几分扭捏的样子。

????“采薇姐何事来寻我?”

????兰采薇探头望了望,指着慕容亮刚刚换下的衣裳道:“将你的衣服拿来,我替你洗了。”

????“这不必了吧?这等小事哪敢劳烦于采薇姐,再者,这家店的小二自会来洗的。”

????慕容亮挠了挠头,昨日他换下的衣裳便是今天小二给洗的,兰采薇却并不管他,直接走进他的屋内抱起来那几件衣服。

????“这一帮糙手糙脚的大男人哪做得好这种细活?还是我帮你洗吧,你舍命救我,我也没什么好报答的,便帮你做些事情吧。”

????“如此便劳烦采薇姐了。”见兰采薇不问他愿不愿意便走了出去,慕容亮只得是道了声谢便罢了。

????“慢着,你要去哪里?”此时何首义还在气头上,见兰采薇抱了衣服下来便打算给她找些麻烦:“你手中为何抱着我家公子的衣服?莫不是见这衣服华贵想要偷走它?快些放下,如若不然我可要报官来抓你了。”

????先前已经说漏嘴,这会何首义便不再以客官称呼慕容亮了。

????“你哪只眼睛看出这衣服是我偷来的了?替你家公子洗洗它的脏衣服,这么破烂的衣服谁看得上啊?”

????“那也用不着你来,公子的衣服店内自有专人给洗。”

????“拜托,我是你们的客人又不是你们的伙计,我要做什么似乎用不着你来管吧?”这样争下去也只是徒受气罢了,兰采薇决定不再与他争执,抱着慕容亮的衣服便出门去了。

????此时何首义也越想越觉得不对,这人的谈吐行径可不像的小药童,也不像是个医生,还是找公子爷问个明白的好。

????“进来。”门外又响起了阵敲门声,慕容亮便直接叫那人进来了。

六码怎么倍投稳赚不赔 ????此时的慕容亮已是换套白襦灰蓝裳的交领衣袍,搭着轻纱似的蓝色半臂,手中所握也由青冥换回了折扇,这下裳裹着上襦的交领袍裙原是流行于魏晋朝文人士大夫常穿的一种衣服,这慕容亮本就是个公子哥,这么一打扮倒似文人比似武人更多些了,只是不知道这般打扮会不会影响他施展自己的功力。

????“公子。”

????“原来是老何啊,来找我有什么事么?”现在四下无人,这何首义怎么称呼他他倒也不太在意了。

????“公子,那蓝玉究竟是你从何处寻来的,她当真只是个小药童么?”

????“我不是与你说了么?是从捺山上捡回来的,至于她的身份么?大概是个大夫吧,反正和药童也差不了多少。”慕容亮到底还是个正人君子,既然答应了替兰采薇隐瞒身份便决计不会将她供出来。

????“这寻常大夫那会有像她脾气这么古怪的?”何首义心中的疑问还是未解完,便接着问道。

????“嗯,她确实不是寻常大夫,她原也是个大户人家的小姐,她的父亲见她整日待在家中无所事事,这才送她去学了几年医,你也知道,这被宠坏了的千金小姐难免有些刁蛮嘛。”这些说辞慕容亮来之前便已想好,任凭这何首义怎么问他都有把握能圆得过去。

????“就只是个普通的富家小姐么?”

????“是个会医术的富家千金。”慕容亮摊了摊手,何首义见从他这问不出什么便告退了,不过他依旧是留下了个心眼。

????这却是因为此事是来了客栈后才发生的,慕容亮没有提前想到。

????堂堂一个富家小姐,怎的会给人洗衣服呢?这点慕容亮忘记了,他却全然看在眼里,只不过慕容亮刻意想要隐瞒,他也不好强逼着他说出来。

????支走了何首义,慕容亮合上门,打开窗,双手窝着上沿翻了出去,双脚踏在房顶的瓦片上,踏出一阵沙沙的响声来。

????